会员中心 客服帮助 设为首页 博淘导航

中苏文献公开出版 《永乐大典》回归内情首次披露

2016-05-07 12:03:52 作者:佚名 来源:博淘古玩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永乐大典》作为国家图书馆的四大专藏,如今入藏数量已达222册。国家图书馆收藏《永乐大典》已历经百年,通过海外送还、政府拨交、藏家捐赠、员工访求等途……

《中国与苏联关系文献汇编(1952年—1955年)》首发式在俄罗斯驻华大使馆举行。

《中国与苏联关系文献汇编(1952年—1955年)》首发式在俄罗斯驻华大使馆举行。

《永乐大典》资料图

《永乐大典》资料图

近日,《中国与苏联关系文献汇编(1952年—1955年)》(以下简称“汇编”)中俄文两版首发式在俄罗斯驻华大使馆举行,文献记录了两国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声明、政府间往来信函、会谈记录等大量珍贵史料,很多资料都是首次问世。其中,文献首次披露了苏联当年送还中国52册《永乐大典》的过程。

《大典》的回忆

感谢信现《大典》历史踪迹

“今由我国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转来贵馆惠赠《永乐大典》52册,敬已如数点收入藏。贵馆这一慷慨无私的赠送,生动表明中苏两国人民兄弟的伟大友谊日益深厚。”

这是《汇编》中记载的1954年7月8日,时任北京图书馆(现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冯仲云就《永乐大典》一事致苏联国立列宁图书馆馆长的一封感谢信,这也是这一历史事件首次出现在该类重要的历史文献之中。

1954年,苏联国立列宁图书馆又送还中国52册,而在此前后,多国相继将这一中国国宝归还中国。

《永乐大典》作为国家图书馆的四大专藏,如今入藏数量已达222册。国家图书馆收藏《永乐大典》已历经百年,通过海外送还、政府拨交、藏家捐赠、员工访求等途径进行入藏。最近一次第222册的入藏是在2013年。

馆长苏联发现《大典》下落

根据时任苏联对外文化协会驻北京代理全权代表索科洛夫的个人日志透露,时任北京图书馆副馆长、俄文部部长张全新曾经看过列宁图书馆的馆藏目录,上面记有该馆藏有中国《永乐大典》52册。得到这一情况后,张全新立刻将这一信息报回国内。

北京图书馆馆长冯仲云在谈话中与索科洛夫说,这些书册以前藏在大连的日本图书馆。显然,1945年日本投降后,苏联当局把它们作为敌产没收了。中方非常乐意用北京图书馆珍藏的有历史价值的其他图书来换取这些《永乐大典》。

冯仲云强调,他并非正式提出交换或归还这些百科全书问题,而是请求把这个问题报告苏联方面。

1951年,苏联列宁格勒大学东方系将11册大典赠还中国政府。文化部接收后即拨交当时的北京图书馆。

为纪念这一举动,北京图书馆举办了一次《永乐大典》展览,展览极大地激发了各界群众的爱国热情。一些爱国人士和藏书单位纷纷将自己收藏的《永乐大典》交由北图集中收藏。冯仲云告诉索科洛夫,北京图书馆正打算把所有散落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中国古典百科全书《永乐大典》渐渐地收回来。

此后在1954年,苏联国立列宁图书馆又送还中国52册,1955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送还中国3册,苏联科学院也通过中国科学院图书馆送还1册。

历经浩劫《大典》流失各国

《永乐大典》是中国百科全书式的文献集。编撰于明朝永乐年间,全书22,937卷,11,095册,约3.7亿字。《永乐大典》屡遭浩劫,正本不知去向,副本今存不到800卷,约为原书的4%。《大英百科全书》称之为“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的百科全书”。

永乐年间修订的《永乐大典》原书只有一部,现今存世的皆为嘉靖年间的抄本。《永乐大典》在明代即有遗失。乾隆三十八年(1772年),在编纂《四库全书》时,发现《永乐大典》已遗失缺失2,422卷,约千余册。

清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侵占北京,翰林院遭劫掠,丢失大量《永乐大典》。光绪元年(1875年)修缮翰林院建筑时,清查《永乐大典》不足5,000册,《永乐大典》之所以迅速流失,主要是职员监守自盗,据说一人曾盗走百余册《永乐大典》。光绪二十年(1894年)六月翁同龢入翰林院清查时仅剩800册,现今尚存约400册,810卷,不到原书的4%。

而在收藏《永乐大典》的外国当中,日本的收藏是最多的。日本的东洋文库号称世界五大亚洲学研究中心之一,它的许多藏书都来源于中国。东洋文库是接收英国人莫利逊的藏书起家的,在莫利逊文库中就有他在庚子事变中得来的5册《永乐大典》。

东洋文库还委托北京等地书坊代购《永乐大典》。1943年,大连满铁图书馆的松冈洋右与东洋文库一起,从湖州刘承乾嘉业堂处购得49册《永乐大典》,这些《永乐大典》一直放在满铁图书馆,直到1945年大连被苏联红军占领后,被当作战利品运往苏联。

国图馆藏222册《永乐大典》

根据资料显示,《永乐大典》现今中国国家图书馆珍藏222册,位于台湾的国立故宫博物院则存有62册。另外美国国会图书馆还藏有40册,英国各地包括大英图书馆、英国牛津大学图书馆、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英国剑桥大学等存有51册,德国汉堡大学图书馆、德国科隆大学图书馆、德国柏林人种博物馆等存有5册,日本国会图书馆、日本东洋文库、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日本京都大学附属图书馆、日本三理图书馆、日本静培堂文库、日本斯道文训、日本大阪府立图书馆、日本武田长兵卫、日本石黑传六、日本小川广己和韩国旧京李王职文库亦有搜集。

《汇编》的编纂

中俄文两版文献内容完全一致

《中国与苏联关系文献汇编》由中俄两国外交部和国家文献及档案部门共同编辑出版。2009年,双方首次出版了《中国与苏联关系文献汇编(1949年10月—1951年12月)》。

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莫尔古洛夫介绍,此次汇编在中国出版中文版本,在俄罗斯出版俄文版,两个版本内容完全一致。该汇编的首要任务是介绍上世纪50年代初期两国在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等领域的合作情况,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汇编收录了1952年至1955年在中苏两国关系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代表性文献,其中包括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声明、政府间往来信函、会谈记录等大量珍贵史料。

此次文献汇编有7个长期从事中苏、中俄关系的大使参与集体汇编,文献将给年轻人以独立思考的根据,虽然枯燥但却是真实呈现,没有档案的国家历史只能是传说,没有档案的个人经历只能算忽悠,只有档案才是看世界的根据。

涉绝密内容需办法律手续

俄罗斯历史文献局局长库兹涅佐夫介绍,汇编从各个档案馆里筛选出最经典有代表性的资料花了很长时间。

曾驻苏联、俄罗斯使馆公使衔参赞吴筱秋是此次文献中方编委会的主要成员之一。据其介绍,整个汇编前后共花了整整10年时间,本想在两国建交60周年出版,但是工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并不是简单的文献整理。中国与苏联建交初期的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在大文献的整理和保留方面一点经验都没有,因此中方资料并不完整和全面。同时,世界上很少出版历史文献,需要两国版本保持完全一致,因此整个出版过程历经很多困难。

由于两国双方解密程度相差很大,苏联解体以后叶利钦时期解密程度很大,而我国按照法律却很严格,历史档案不是随便都能往外翻译,需要保留共同版本,即使双方说可以发表,也会涉及当代的现实状况,这是一个非常严谨的法律程序。

在沟通交流中,需要先广泛提供准备材料给双方,先把公开发表过的目录提供给对方,符合的60%可以共同定下来,而40%存在争论的就需要坐下来进行讨论。此外,凡是涉及到各个部门的内容都要去所在部门审批。例如,涉及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所有文件,都需要送到发改委去审批,整个过程特别复杂。

《汇编》还原苏联援助和支持中国

在整个文献汇编中,苏联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帮助中国的内容和苏联帮助新中国走进联合国是反映当时两国关系的重头。

其中,汇编里面详细记载了1953年5月苏联国际计划委员会就中国首个五年计划给予了意见建议,具体到地质勘察工作、黑色冶金工业、煤炭工业、石油工业、电站方面、化学工业、建筑工业,以及劳动与干部人才培养问题,并在这些方面援助中国发展国民经济,给予了物质、技术和人才专家输出方面的支持。

1954年4月底,中国首次以五大国之一的地位和身份参加讨论重大国际问题的会议,周恩来总理在日内瓦会议上舌战十六国阵营。时任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在会议上力挺中国,发言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事务上占有特殊地位,在亚洲局势重要问题方面做出贡献。

同时,在第二年9月20日的联合国大会上,莫洛托夫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权问题发言表示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中的合法权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博淘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键词:苏文内情大典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